當前位置:首頁 > 異術超能 > 神妃特戰奇遇
第48章 豈言不相思
作者:浪跡天涯 | 字數:3062 字

凌紫萱伸手打落了他遞來的劍,聲音里帶著哭腔:“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他為了我做了這么多的事情,不知道他竟然那么愛我

可是現在,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啊!

為什么,為什么她會那么狠心的給炙海下了毒,她為什么會答應了戚蕓兒呢?她明明可以拒絕的,為什么她從來都沒有試圖相信過炙海

為什么,等她發覺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再也沒有機會了

炙海

“疏隱,你帶我回相思谷好不好,你帶我回去吧!”凌紫萱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樣,伸手欲抓住疏隱的衣袖,卻被他躲開了。

“凌紫萱,我先前敬你一聲夫人,是因為主子是真心喜歡你。總從遇見你以后,原本整日里都埋頭在藥房制藥制蠱,面無表情的主子,漸漸的開始有了情緒,開心,不開心,生氣種種,那時候,整個相思谷,都為主子感到開心,覺得他遇見你,是遇見了一生的救贖。直到最后,主子中毒之后,還派了疏塵去,就為了看著你,怕你吃下有毒的飯菜”

若是早知道有這么一天,主子竟然會死在你手里,凌紫萱,我一定早早就殺了你。可惜這世上沒有如果,我也沒有未卜先知的本領。

續命蠱時,我為主子不值,可是后來看著你們的關系慢慢的好起來,我又隱隱覺得,也許是值得的。畢竟如果你死了,主子是一輩子的孤獨與凄涼,甚至還會不顧一切隨你而去。

那時候,我還以為一切都會好起來。主子也一定是那么覺得的吧!

可是你卻一次又一次的傷了他的心,讓他連解釋都不再愿意,讓他心甘情愿的死在你手里。讓他到死的時候,都還在為你考慮。

都是為了你

疏隱看著哭泣的凌紫萱,越想越恨,恨不得立刻拾起劍殺了她,好為炙海出氣。可是他做不到。

炙海的命令,他永遠都不會違背。

況且,何必再讓她去打擾炙海。有時候,死亡是解脫,活著才是無盡的折磨與痛苦。他來到宋府,和凌紫萱費了這么多的口舌,為的就是要讓她痛苦。

讓她知道炙海為她做的那些事情,她才會知道自己究竟錯過了什么,忽略了什么。主子不能白白的死去,他要讓凌紫萱一輩子都記得炙海,一輩子都不忘記,是她對不起炙海。

炙海為她做了那么多事情,怎么能輕易被忘記!哪怕讓她一輩子生活于痛苦與愧疚之中,疏隱也會覺得痛快。

疏隱看著凌紫萱的眼神里盡是怨恨。

凌紫萱不知道疏隱是什么時候走的,也不重要了。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起來了,收拾了東西,向宋秦柱和戚九月告了別,說要回相思谷。

昨天他們回來的時候,因為時間已經很晚了,而且宋青軒又受了傷,因此宋秦柱和戚九月并沒有問他們太多。今天聽到凌紫萱說要走也有些意外,畢竟昨天剛回來,今天就要回去,也太急了。

對于宋秦柱和戚九月的挽留,凌紫萱只說是昨晚上相思谷傳來消息,有急事需要她立刻趕回去。話說到了這個份上,宋秦柱和戚九月也不好再說什么,畢竟凌紫萱已經是嫁出去的姑娘。

戚九月讓人去喊宋青軒,想讓他來和凌紫萱告別的時候,凌紫萱拒絕了。這種情況下,她實在不想見到宋青軒,甚至以后,以后的以后,也許她都不會再回宋家。就算回來,也不會再見宋青軒。

她不知道哪個年少時的宋青軒,怎么會變成現在的樣子。那時候的他正直義氣,眼里向來揉不得沙子,可是現在,卻和戚蕓兒演了一場戲來欺騙她。

凌紫萱并不覺得十分恨戚蕓兒和宋青軒,只是覺得很失望。大概因為心涼了,所以也不會再因為他們的做法難過。說到底,不相信炙海的是她自己,給炙海下毒的也是她自己。是她不信任炙海,是她狠心絕情。一切的一切,都是她自己親手做出來,怨不得人。

即便炙海已經死了,他卻會永遠活在凌紫萱的心中。

凌紫萱下定決心,要一輩子守在相思谷。相思谷是炙海的家,也是她的家,她住在相思谷,就像是一輩子都陪著炙海一樣。

她已經嫁給炙海,就是炙海的人。就算炙海死了,也還是她凌紫萱的丈夫,這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的額事情。

哪怕是一個人孤獨終老,她也心甘情愿。況且她永遠也不會孤獨,因為她有炙海在。炙海永遠都不會讓她孤獨,凌紫萱相信,炙海就算死了,也一定在某個地上,看著她,陪著她。那是她的炙海啊

是她傷了炙海的心,讓他孤獨難過。那么如今,炙海曾經嘗過的苦澀,她也重新嘗一遍可好,然后永遠的記住炙海,永遠永遠都不忘記他。

凌紫萱努力隱去了嗚咽的聲音,緊緊的咬著嘴唇,哪怕出了血,也不覺得疼。

可是為什么,那時候就是鐵石心腸,不論炙海做再多的事情,都不知道感動呢?可是為什么,她沒有早一點看清楚自己的心意,她也喜歡炙海啊

她愛炙海。

凌紫萱也不知道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只是現在才發現,炙海早就在她的心里扎了根,可是卻一直被她視而不見。她一直揮霍著炙海的愛,揮霍著兩人在一起的時光,而現在,縱使追悔莫及,失去了的,卻還是失去了。

再也不會回來。

然而等到凌紫萱到了相思谷的時候,卻發現,原本是相思谷入口的那一片竹林,卻盡數被付之一炬。她再也找不到相思谷

就連那個充滿了她和炙海回憶的地方,就連炙海和她的家,她也回不去了。

凌紫萱也說不出來看到那一片焦黑的竹林時,究竟是什么心情。只是覺得心里的某個地上,坍塌成一片廢墟。

也是,相思谷主都死了,那么相思谷的存在還有什么意義。可是她卻連問疏隱一句,炙海葬在哪里的機會都沒有了。

再也找不到炙海了

她站在那片焦黑的竹林里,大哭了一場,可是這一次,卻再也沒有人來勸她,也沒有為她擦淚了。即便她站在這竹林里,一天兩天,一年兩年,也不會再有那個貌若天人的人,一張俊臉上滿是怒色,然后惡狠狠的告訴她,再也不會送她回去。

錯過了的,終究不會再回來。

尢山山頂。

“沐神醫,主子還能醒過來嗎?”疏隱緊張的看著神情嚴肅的沐天。

“回天無術”沐天嘆了口氣,一瞬間像是老去了十歲:“若單單是中毒,倒也不難解決,可是他在最后關頭,吃下了殺死他心頭上相思蠱的藥。那藥與毒相互融合,卻也相互排斥到現在,我只能吊著他的一口氣了”

他也不知道為什么,前段日子突然覺得心頭不安,似乎是有預感炙海會出事一樣。便急匆匆的下了山,緊趕慢趕,到了相思谷。卻還是遲了一步。

大約是外甥肖舅,大約是因為世上只有他們兩人是血親,所以他才會有預感。可是既然讓他來救炙海,為什么又偏偏要錯過幾個時辰。縱使他醫術超群,世間鮮少有人能匹敵,可是對于他唯一的親人炙海,卻束手無策。

他救不了炙海。

沒人知道他有多頹喪,假如他從來沒見過炙海,從來都沒有找到姐姐的孩子,此時大約也不會如此難受。可是他找到了,最后卻還是無能為力。

姐姐沐傾,姐夫炙渝,還有南思,以及炙海。

他眼睜睜的看著親近的的人,一個一個的離開他。從此世間,只余他一人,總是百般艱難,卻還是要活著。

當初見到炙海和凌紫萱的時候,他就害怕他會走上姐姐姐夫的老路,沒想到最后還是沒有逃得過。炙海終于走上了和炙渝同樣的人生軌跡,被最親近最珍惜的人下了毒,然后心甘情愿的飲毒而亡。

他們終于,還是走上了同樣的路。

炙海自己甘愿死,沐天又怎么能夠救的回來。從吃下那頓飯的時候,他就已經抱了必死的心啊!

而他,卻連為他報仇都做不到。炙海是那么深愛著凌紫萱,甚至為了凌紫萱而自愿死去,他怎么能動手殺了她

沐天看著躺在床上的炙海,心中是無盡的悲哀與凄涼。

凌紫萱找人在相思谷原先的竹林旁邊又搭了個小木屋,然后她住在了那里。

年年歲歲,歲歲年年。既然再找不到炙海,那么她就留在這里守著他吧,守著他們的家,他們的相思谷。

大約是因為炙海體內的那只相思蠱已死,所以即便炙海死了,她還是一直活著,活的好好的。只是也許是因為一對相思蠱,卻只剩下自己身體里的這一只蠱蟲,每一日,凌紫萱都會被身體里的蠱蟲折磨,可是再疼,卻也疼不過心。

這世界上,再也沒有炙海了。

再也沒有一個人會像炙海那樣寵愛她,無條件的包容她。哪怕一次次都被她氣的不行,卻還是壓抑脾氣,忍著她。

凌紫萱覺得難過,卻再也沒有機會見炙海一面,卻再也沒有機會告訴炙海。

她愛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