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異術超能 > 神魔道
第218章
作者:大神 | 字數:4796 字

西門靖仇:小雪。但愿你能平安順利撐過去。

(獨孤寧珂把宇文拓擊倒在地)

西門靖仇:寧珂郡主,你。你還活著?

獨孤寧珂:陳公子,您怎么這么說?我一直都活得好好的呀反倒是你和張大哥是怎么了?為什么竟然幫起可惡的宇文太師和小雪實現野心,列起九五之陣來?

古月仙人:快,你們立刻阻止她,我來替宇文拓療傷

獨孤寧珂:陳公子,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西門靖仇:獨孤寧珂,別再耍花招了我們已知道所有真相了,不會再受到你的欺騙

獨孤寧珂:我們是伙伴呀,你。你怎么竟然幫起宇文太師他來對付我了?

玉兒:獨孤郡主,請你別再演戲了,你先看看我是誰?

獨孤寧珂:拓跋姑娘?你。你不是被宇文太師和小雪姑娘殺死了嗎?

西門靖仇:寧珂郡主,真相我們早都清楚了,我們信任你,你竟利用我們和宇文大哥相爭,最后還親手殺死玉兒姊姊

獨孤寧珂:我。我。

張烈:我們剛才由魔界降臨后之世界好不容易回返此一時間點,你是西方魔界派來之女魔將,自己坦白承認吧

獨孤寧珂:啊呀呀,真傷腦筋看來你們似乎都已明白事情究竟是怎一回事了,是不是?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承認吧我的確是西方魔界之王所派來之女魔將,拓跋姑娘也是我親手殺死的

玉兒:而且你這卑鄙的家伙,還想嫁禍給小雪,光是這一點,我就不能原諒你

獨孤寧珂:真遺憾,我本以為天衣無縫,沒想到竟還是被你們發現真相我的工作,就是阻止討厭的宇文拓封印神州九天結界裂痕,并更進一步替大王刺穿這個討厭的神州結界

張烈:哈哈,獨孤姑娘,真不知你何以如此氣定神閑,我們早知悉你實力被神州結界封印,今日就是你死期

獨孤寧珂:哈哈,張大哥啊,您可真健忘。這里可是天上界,神州九天結界如今正踩在我的腳底下呢今天就讓你們見識我塵封已久的真正實力

獨孤寧珂:對不起。大王。我失敗。失敗了。

張烈:你這罪貫滿盈的家伙,今天正好替天行道,將你血祭。

宇文拓:等一下,張烈兄,請不要殺她

宇文拓:獨孤寧珂,當初你建議我巴別之路,明知我會用它登上赤貫,阻止你的大王入侵,為什么你還要告訴我這方法?

獨孤寧珂:因為巴別之路像一把劍。它可以刺穿神州結界。所以我利用你替我完成巴別之路。我只要努力妨礙你將五神器收集齊全,我就贏了。

宇文拓:謝謝你,我總算明白了。但你最后還是輸了,是嗎?

獨孤寧珂:宇文大人啊。我完全輸了。你們要殺。就殺吧。何必。多說。

宇文拓:獨孤寧珂。你任務只差一步就順利完成,如今功敗垂成,心中很遺憾吧?

獨孤寧珂:我已。我已盡全力了。相信。大王他會。原諒我的。

宇文拓:嗯,是嗎。最后再問你一個問題,我從小看著你長大。你究竟是什么時候,變成了西方魔王手下的?

獨孤寧珂:呵呵。為了。打破神州結界。大王十七年前。差我自西方。一個人。來到這里。來到這塊陌生的土地。我附身在這位。病故之獨孤郡主身上。慢慢長大。也就是。你們最深惡痛絕的。獨孤寧珂。

宇文拓:獨孤姑娘,你雖做了不少惡事,但你以一介女子之身,在異域能如此戰至最后一刻,我還是不得不對你非常欽佩。

獨孤寧珂:呵呵。宇文大人。要殺就殺吧。何必說這么多。

宇文拓:在你垂死之前,你可以告訴我一個你的最后心愿,我宇文拓答應替你盡力實現。

獨孤寧珂:為什么?

宇文拓:我在魔界降臨的世界中,欠了你一份人情。我希望能在這世界里,多少回報你一些。

獨孤寧珂:宇文大人。你。你又何必。

宇文拓:我宇文拓一向知恩必報,只要不是違背我原則良知之事,我都答應。

獨孤寧珂:你。你真的愿意。替我。替我。

宇文拓:嗯,你盡管說吧。

獨孤寧珂:我。我。好想念。我的。故鄉。我死去之后,請。請帶我回。回到我。我遙遠西方的。故鄉。我。好想念。我的故鄉。我的故鄉。

宇文拓:好,我答應你

獨孤寧珂:謝謝你,宇文大人。謝謝你。但愿未來若有機會,再度轉生之時。我能成為一個。普通。普通的姑娘。那時候,我就可以。盡情做真正。想做的事。也可以。喜歡。我喜歡的人。

古月仙人:很遺憾,獨孤姑娘。你已身為魔族一員,身上有強烈魔界之氣,即使再轉世,也只能轉世于魔界中。

獨孤寧珂:是嗎。?真是。好遺憾啊。

古月仙人:我是有一法,可讓你即使身于魔界,也永不再受魔界之氣所污染,你愿意試一試嗎?

獨孤寧珂:真的嗎。什么方法。我都。愿意試試看。

古月仙人:為了補償宇文拓一路來之犧牲,我這就為了他而幫你這次的忙。你生命即將結束,我將你魂魄封入這只上古神器伏羲琴之中,經九十九年之后,你愿望就能實現。

獨孤寧珂:伏。羲琴。?

古月仙人:伏羲琴擁有心之力,能洗滌你靈魂中所有魔性,讓你變得有如赤子般。百年后當你在魔界再度轉世時,將會如白紙般天真、純潔。伏羲琴力量會永遠護守你,再不受任何魔界力量所污染。

獨孤寧珂:謝謝您。謝謝您。謝。謝。

宇文拓:獨孤郡主,請你安心吧我答應你,一定帶你靈魂回到你遙遠西方的故鄉去。

古月仙人:各位。元兇已滅,請準備入陣吧

張烈:唉,說實在的,這位獨孤姑娘雖然可惡,但她也相當了不起。能夠自己一個人在異域,這樣戰至最后一刻

西門靖仇:張大哥,你怎么突然又有這樣的感慨呢?

張烈:愚兄父親是突厥人,母親是漢人。愚兄尚年幼時,父親被一位漢人官吏出賣而死,母親帶著愚兄,吃盡千辛萬苦,躲至河西避難。愚兄父親部落,也被那位官吏唆使其他部族襲擊兼并,衰弱不彰。后來愚兄年長,才由母親口中得知這些往事,因此決心替父親重振聲威。但愚兄勢孤力弱,部落也早已分崩離散,雖然最后愚兄成功殺死仇人,重振父親部落,但愚兄充分能體會獨孤郡主當時那種孤單、寂寞之感。

西門靖仇:張大哥。

玉兒:沒想到宇文太師竟是樣一個重情義之人,真是讓我訝異啊。

西門靖仇:玉兒姊姊沒經歷魔界降臨世界中的那一段事情,所以才會不明白宇文大哥為什么會這樣做。

宇文拓:宇文拓感謝仙人成全。

古月仙人:不必客氣。這就算是我對于你一路來辛苦之小小嘉許吧

宇文拓:謝謝仙人,我還好。如沒什么意外,應該可以勉強支撐至最后。

古月仙人:那就好,你和小雪姑娘的體力,著實令我擔心

(遠處有震動)

張烈:怎么回事?

宇文拓:糟糕,有人在破壞中央支柱,這樣下去封印還沒完全結束前,赤貫就會崩潰

西門靖仇:但是怎么可能還會有其他敵人留在天上界。難道是寧珂郡主她的兩位婢女?

宇文拓:果真如此,那就功虧一簣了。

古月仙人:陳公子、張烈兄、拓跋姑娘,你們三人立刻先至中央支柱那里,阻止她們破壞支柱

支柱前

西門輔:哇哈哈哈,你們休想完成九五之陣老夫拼死也要阻止你們。

西門靖仇:師父,您。您是怎么回事了?

西門輔:哇哈哈,寧珂郡主給了我一顆撒旦之果老夫不過吃了半顆,就覺氣力泉涌,舊傷全消,人也煥然一新,呵呵

西門靖仇:師父,寧珂郡主是西方的女魔將,她那顆果實您別吃。

西門輔:呵呵呵。師父、師父誰是你的師父啊?在你的眼中,早已沒老夫這個師父了你只把老夫當成根本是老朽傷殘之輩罷了。

西門靖仇:師父,沒那回事,徒兒對師父一直。

西門輔:呵呵呵。你這不肖的家伙,給老夫好好聽著你竟敢忘記自己國仇家恨,還幫著敵人來助紂為虐。老夫今日,要與你徹底斷絕師徒關系

西門靖仇:師父,請別這樣。徒兒、徒兒。

西門輔:老夫現在就吃下剩下的半顆果,今后再不需仰望你了。

西門靖仇:師父不要。

(西門輔把最后的半顆果子吃下,化成了巨魔)

張烈:陳小兄弟,你的師父瘋了,我們必須制止他

西門靖仇:張大哥,我。

西門靖仇:張大哥

張烈:陳小兄弟,快去阻止你師父啊,你猶豫什么?

西門靖仇:我。我。

張烈:你師父已不知自己在做什么了,只有殺他,才是真正讓他解脫,你還不明白?

西門靖仇:我。我。好

西門靖仇:對不起,師父。徒兒。徒兒要對不起您了

(西門輔死去)

西門靖仇:師父。師父。

張烈:陳小兄弟。你別難過你救了天下蒼生,你師父不會責怪你的

西門靖仇:我。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師父。

玉兒:阿仇。你別難過,如果你不這么做,老師父真的會把這里破壞的

西門靖仇:我。我對不起師父。師父。

張烈:支柱已傷,不知何時崩潰,我們應趕緊回去完成封印

玉兒:姊夫,阿仇現在心里很難過,我們讓他心中平撫些再走吧

西門靖仇:不,張大哥、玉兒姊姊。我們現在就走

玉兒:可是,阿仇你。

西門靖仇:為了師父,我一定要封印結界裂痕因為我是西門輔師父的弟子。

玉兒:阿仇。

張烈:我明白,老師父是為了天下之人而犧牲,我們走吧,陳小兄弟

古月仙人:怎么了,震動為什么還一直持續著?是獨孤寧珂的婢女嗎?

張烈:不。不是的,事情是這樣的。

(張烈把經過告訴古月仙人)

古月仙人:原來如此,真是好遺憾,沒想到竟發生這樣的事。

宇文拓:對不起,陳公子。我向你致上最大之歉意

西門靖仇:請大家不必為我擔心。為了師父,我們一定要把結界裂痕封印起來

古月仙人:沒有錯。陳公子說的對,時間不多了,我們趕緊開始最后部分吧

(眾人便陸續進入陣中)

玉兒:阿仇,你還好吧?

西門靖仇:別擔心,玉兒姊姊,再怎么說,我也是西門輔師父的徒弟

古月仙人:陳公子,赤貫即將崩潰,我們須趕在它崩壞前完成封印,然后離開這里

(啟動陣法)

西門輔:靖仇,快來救救為師為師好痛苦啊。

西門靖仇:師父,您在哪?徒兒馬上來救您了咦,我在做什么啊?干嘛沒事手上握著一把劍?

小雪:陳哥哥。

西門靖仇:小雪?

小雪:陳哥哥,你還記得我。那就表示你已把老師父他。

西門靖仇:小雪,你在說什么呀?我哪有什么師父呀?

小雪:陳哥哥,你真的不記得老師父了?那位從小把你養大,教你武功和道術的老師父?

西門靖仇:小雪,你是怎么了。我自小就是孤兒,也從來不會什么武功和道術,你是知道的啊

小雪:是嗎,陳哥哥。

西門靖仇:看到你沒事真好,我一直擔心你,是不是能夠平安無事呢

小雪:陳哥哥。其實我是來向你道別的陳哥哥。我力量快要用盡了,沒辦法再撐下去,請你和拓跋姊姊能原諒我

西門靖仇:你。你說什么,小雪

小雪:和陳哥哥及拓跋姊姊一起旅行,是我生命中最快樂的時光。我永永遠遠都忘不了

西門靖仇:小雪。

小雪:謝謝你們,陳哥哥一定要帶著拓跋姊姊,安全離開赤貫哦

(通天塔毀滅)

張烈:真不敢相信,我們竟成功把天之痕封印起來了,這一切的事,都好像夢幻般

宇文拓:張兄,宇文拓誠懇謝謝您。但最后讓小雪姑娘氣力耗盡、回復原形,在下真的很遺憾。

張烈:唉,我想最難過的還是陳小兄弟和玉兒,畢竟小雪姑娘是他們這一路來之好同伴。

(西門靖仇和玉兒跪倒在女媧石的前面,痛哭流淚)

玉兒:阿仇,都是我害了小雪,小雪是為了我才犧牲的。阿仇,我要彈首曲子,獻給小雪。

(西門靖仇回憶空明)

小雪:陳哥哥,我不知你人在哪里,但我可以感覺到陳哥哥就在附近。

西門靖仇:小雪。?

小雪:我現在看不見、也聽不到。請陳哥哥靜靜聽我說能認識陳哥哥和拓跋姊姊,我真的好高興、好快樂。我真的好懷念那段時光

西門靖仇:小雪。

小雪:我想在最后送給陳哥哥一樣寶貴的禮物。它會讓我六百年后才能恢復人形,但我真的很高興能送陳哥哥這一個禮物

西門靖仇:小雪,我才不要什么禮物,你別做傻事,小雪

小雪:答應我,陳哥哥。你和拓跋姊姊要永永遠遠都幸福在一起哦那我們。永別了。

(小雪深深地作個揖)

西門靖仇:小雪。

西門靖仇:小雪,你好傻。我才不要什么禮物,我只要六十年后再和你見面

西門靖仇:靖仇啊,你在哭什么。為師平日是怎樣教導你的

西門靖仇:師父?

西門輔:靖仇啊,為師在這里真心謝謝你你讓為師最后終于得到解脫,為師真心謝謝你師父如今要遠行了,答應師父,今后不管你選擇了什么道路,都要自己好好活得快快樂樂,明白嗎?

西門靖仇:師父。嗚嗚。

天上一日,人間十年,西門靖仇一行人回到大地上,已是十年之后。隋末戰亂業已結束,如今已是唐代,神州回復太平。

西門靖仇與拓跋玉兒結為連理,兩人終生守在供奉女媧石與師父之衣冠冢的終南山下,耕讀仗義,以神仙俠侶而聞名。

張烈回到北方草原,找到了等候他十年之妻子月兒,兩人一起云游天下,逍遙自在。

宇文拓自認罪孽深重,堅持不能原諒自己,選擇了自我放逐,帶著獨孤寧珂靈魂向西而行。西行之日,西門靖仇與拓跋玉兒相偕送行,西門靖仇將煉妖壺送給宇文拓,宇文拓也將軒轅劍送給西門靖仇,互相紀念彼此之友誼。

六百年后,時人常在晨霧之中終南山下,見一位美麗白發仙子,飄然來至一對劍俠夫妻古墓前,垂首供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