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異術超能 > 無上之境
第12章 奇事
作者:風平浪靜 | 字數:2482 字

“玉兒,怎么樣好些了嗎?”李烈一臉關切問道。

“嗯,好些了。孩子怎么樣,是男是女”張雪玉蒼白的臉上透露出一副母愛的慈祥。

“嗯,不是早說過是男的嘛!,來玉兒看看我們的孩子。”說完李烈一把抱起在籃子里自己的兒子。

“你說以后我們的兒子長大后像是誰。”張雪玉一臉紅潤向李烈問道

“那還用說想我唄!子隨父,這就是血脈的聯系。”李烈一臉認真道看著自己的玉兒不相信李烈在后面又加了一句話。

張雪玉看著李烈笑了笑,看向天空,對李烈到:“烈哥哥,你看那是什么?”

“那是塑體之光”李烈看到那個又粗又長的光芒說到。

可是,剛說完嘴巴就閉上。看向玉兒問道:“剛才那道光是什么光。”

“不也是塑體仙光嘛!”張雪玉奇怪地說道

“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兩次塑體仙光。”張雪玉一臉驚訝道

“難道是,。”李烈一臉無語地看向自己的這個兒子。

“很有可能是為自己兒子,畢竟也是在天劫中誕生的,看來我的兒子這一生注定不會平凡。”李烈一臉認真思考過后說道

在仙光下入自己兒子時,自己的兒子就像是一個儲能器一樣不斷地吸收著。開始吸收的少,但是在過一會李烈與張雪玉發現自己的兒子沒有停止反而越吸越多。像是吸上癮了似的。

這時在上界中的兩人可是急了,只聽見一人說道:“王二,你這弄好沒有。”

“陳亮這塑體池的陣法被破你當那是容易修好的,這可是上古的大帝布置的。”那個被稱為王二的人無語說道

“是啊!是什么人這么厲害把這個塑體池的陣法給破除了,難以想象”陳亮一臉驚恐的說到

正在忙的王二聽到陳亮這么一說連忙的問道:“你說這會不會是遠古仙帝、或現在的仙尊有意為之”

“嗯,是啊!只有仙帝或仙尊級別的人才可以破處這處的塑體池與凡界通道相聯系”陳亮一臉認定是這樣

“嗯,我也是這樣認為的,那我們趕緊去稟告紫薇大帝,我們也不用受罰”王二一臉害怕的樣子對陳亮說。

李烈這時興高采烈地,看著自己的兒子。根本不知道一場危機正等著自己。時間慢慢地過去了,修真之人,修煉到一定的階段不用吃飯就沒有問題。一個月后,李烈發現這里的靈識變得更是濃郁特別是星球上更是充滿了生機勃勃的景象。

有的地方就出現一些兇獸,當然和妖獸不一樣。兇獸適于武者對抗。妖獸適于修煉者。還有一些地方出現靈草、靈礦、和靈脈的現象。特別是李烈的這個地方更是讓人看到了一些特別之處。

在幾周后,李烈終于看見自己的兒子把仙光吸收完了。而自己的妻子也很著沾染一絲的好處,從一個月前的大乘初期提升到現在的大乘中期。現在李烈根據金羽仙尊的記憶知道自己的妻子現在已是可以和大羅金仙后期媲美的人物。而李烈現在更是達到七階頂峰就差一層薄膜。李烈收功趕緊走上去把自己的兒子抱起。

修真之人沒有坐月子之說,因為靈力的原因修真人是非常的堅強。到晚上李烈看著自己的妻子坐在自己親手設計的房間中覺得是一種幸福的感覺。這就是自己需要的感覺嗎?李烈給于自己的理想是幸福“可是,為什么金羽仙尊給于我地記憶是要強大”李烈這時的心境越來糟糕。

看著天上的月亮李烈這一刻覺得自己越來越模糊,感覺自己的頭腦越來越迷惑。自己修煉究竟為的是什么:“是情、是義、還是守護,對守護我還有的是守護、守護自己的東西守護自己的應有的一切。

這一刻李烈感覺到自己的心境是多么的廣闊。“烈哥哥,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讓你睡不著。”不知道張雪玉什么時候已經來到自己的身旁。雙眼含情看著自己。

李烈看著自己的妻子說到:“玉兒,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

“什么事說吧!”張雪玉聽到自己相公的話早已心平的神情,變的波濤起伏。

“我想一個人離開這個星球出去闖蕩,”李烈把自己剛才的想法說給張雪玉聽。

“什么一個人,你難道想留下我與兒子守著你回來嗎?”說著張雪玉的雙眼流下苦澀的眼淚。

李烈聽到這話哪能不知道自己的老婆生氣了。于是,連忙解釋原因把自己的想法也說出來,接著又把一些事給說了出來。聽完這些話張雪玉只能說一句那好吧!就這樣李烈帶著妻子和兒子離開這個地方,帶著自己的兒子在天亮后。

這個森林十年后的一個小鎮上。兩個看似年輕的夫妻帶著一個五歲大小的孩子。這幾人就是李烈以及自己的妻子和兒子,十年中李烈游遍大江南北、五湖四海游玩了自己這個星球的每一塊土地,心境也是在不斷地提升著。不斷地收復妖獸不斷地采摘靈草、給靈礦靈脈設陣法保護,制造一些險地憑李烈的陣法,除仙王以上的人可以破解其他的人沒有辦法可以說凡界無敵的存在。

在十年的今天,李烈看著自己的老婆流出不舍的眼淚。孩子十年五年一點都沒有變。

到晚上李烈睡在床上,心理想著事。這時忽然感覺到一股微弱的氣息向自己傳過來。這氣息時有時無。好像是為自己而來并沒有什么惡意。

李烈見此等到那股氣息再次來臨時,把自己的靈識負載在那股微弱的氣息上跟著過去。慢慢地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李烈感覺到這股氣息就是在這里,瞬移而去看向哪里。

“這是,”李烈一看之下驚呆了。這是一個洞這個洞深處不見底。以李烈這種混沌眼睛都看不到地。這混沌眼睛可是被金羽仙尊稱為“看破一切混沌”就看不到底可見這個洞有多深。

李烈見此只有把自己的靈識向下延伸去。可那洞仿佛像是無底一般沒有尾。李烈見此害怕這個洞沒有尾,所以就要收起自己的靈識。

“嗯,怎么可能,這怎么回事我怎么收不回自己的靈識了。難道是被人鎖定,不可能這不可能”李烈越想越覺的有疑問沒有那麼簡單。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如果時間到了。我這靈識就會消失這可對自己的修為有著強大的危害,就連金羽仙尊這樣的人也不敢隨意折損靈識。取也取不出來這怎么辦?

于是李烈心一橫決定,一小部分靈識在自己的體內那自己就控制那一小部分的靈識把自己的身體給弄下來。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了,李烈感覺自己的身體在不斷墜落著。李烈慢慢地閉上眼睛看似睡著一樣。

“醒來那,懶蟲”一聲嬌喝把李烈驚醒順著聲音發源地李烈看著遠處的人這不是自己的妻子嗎?

“難道自己沒有死。”李烈嘴里小聲嘀咕著

“什么沒死,你在說什么”修煉之人耳朵非常靈敏張雪玉聽到李烈嘴里的嘟囔好奇問道。

“沒事,玉兒昨晚上我不是出去了一趟嘛,怎么又回來了。”李烈一臉奇怪問張雪玉

“難道你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張雪玉奇怪回問道:

“不知道,難道我昨晚真的做了什么事情”李烈想了想沒有想起什么只有看向張雪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