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作者:大叔一號 | 字數:5980 字

一路走過來,章語默簡直都忘記了看那個包袱,左右看看,剛好路邊有塊大石頭,章語默將包袱放上去,打開來,首先就是一封信,信封上寫著:語默親啟。

章語默一看那字,眼睛就忍不住濕潤了,因為那是師傅的字,這是她最熟悉的字體,以前所有的自己記不住的口訣,師傅就會寫下來給她,她就是看著這樣的字體長大的,自從章家莊毀了之后就再也沒有見過了,因為所有的口訣都被燒掉了,如今在看到這樣的字,章語默心里對師傅的思念又被勾了起來。一時間竟然忘記了要拆開信封。

感動過后,章語默才想起來,為什么師傅的信會出現在這里?難道師傅出現過,那為什么師傅又要將自己放在這里?她去了哪里?章語默忙收拾情緒,將信封打開,將信展開,果然是師傅的字。

信中道:語默,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師傅相信你已經沒事了,很抱歉從小到大瞞著你這樣多的事情,但是請你原諒師傅,師傅也是不得已,因為這是師傅的責任,當年救下你不過是因為我認為那是我應當做的,或許我不應該這么做,我當時確實沒有考慮到你的感受,當時的你只是一個剛出生的嬰孩。

我想或許真的是我錯了,才讓你受了這么多的苦難,小時候我常常伴在你的左右,看著你受盡委屈,但是我只能夠袖手旁觀,其實你的養父母是有自己的一個女兒的,剛好跟你是同一天出生,那一天我渾身是血的出現在他們面前,將他們的女兒帶走,留下了你在那里,也許是害怕我的原因,他們始終都不敢對你怠慢,但是卻也無法像是其他的父母那樣對自己的孩子一樣,每當我看到你那樣落寞的眼神,我也會心疼,但是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是不是我錯了,而是在想著以后你見到了你自己的父親,就不會這樣了。

直到你十八歲,我已經將我所有的本事都教給了你,我想你已經有了能力去對抗外面的世界,所以我才離開了,我去處理我自己的事情,但是我沒有想到你的那一塊玉佩會被發現,會招來那些人,當我回到潯陽的時候,章家莊已經沒有了,而你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一路打聽你的消息,可是你的行蹤一路變換,我也猜不到你到底是要去哪里,直到你找到了方圓莊,我猜你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后來你又回了潯陽,我以為你是要回家查你自己的來歷,沒想到你卻又去了廬山,直到我趕到廬山的時候,一切都已經發生了,你的那個叫做李纖兒的朋友竟然是朱棣的女兒,你們竟然全都給她下了毒了,不過我卻也不能夠怪她,那日她的一席話驚醒了我,我開始懷疑是不是因為我的關系,才會有這樣一系列的事情。

我本來以為你已經去了,我只想帶著你回到潯陽,安葬在你養父母的旁邊,卻沒想,兩天后你竟然有轉醒的跡象,我請了個大夫過來,那大夫卻說你并沒有中毒的跡象,我想了想,終于明白,那個李纖兒給你們吃的并不是毒藥,而是一種特制的藥,這種藥只是使你們看上去像是真的已經死過去了一般,其實卻并不會危害到你們。我想她是真的將你們都當成朋友的,這也是一件幸運的事情,幸好當日我并沒有能夠殺了她。

我想到既然你沒有死,那么你的其他那幾個朋友應該也還是活著的,所以我又去了一趟廬山,但是那個廟里卻沒有了那些人的蹤影,看跡象像是被人帶走了,我不知道帶走他們的那個人是不是會發現他們并沒有死,但是奇怪的是,我卻追蹤不到那個人,我想這個人應該也是個高手,但是在江湖上消失了許久,我也不知道這世上到底還有幾個人能夠做到這些。

語默,師傅對不起你,師傅只希望你能夠好好地活下去。好好的走完你自己的路,快快樂樂的走完,有些事情其實不需要去想,其實有什么要想的呢!并不會改變什么,也不見得能夠讓你更加的快樂,我想,也許現在的你也是這樣想的。

語默,師傅一直都沒有告訴過你,我是誰,現在師傅告訴你,師傅原名梅雪,江湖人送外號:天池怪翁。

章語默看完這封信,忍不住淚流滿面,原來是這樣,原來纖兒還是原來的纖兒,原來她的心一直都是向著大家的,可是如今只怕也已經被傷透了吧!不知道她現在在哪里,過得怎么樣,會不會還在傷心。

又想到師傅,原來師傅就是天池怪翁,原來一切都是因為師父的關系,從小在會出在那樣的環境中,可是章語默如何會責怪師父,因為在自己的心中,師傅永遠都是一個神圣般的存在,永遠都是章語默避風的港灣。

章語默突然想到,可是為什么自己會在這里呢?信中師傅并沒有說明,為什么?師傅斷斷不可能將自己扔在這里不管的。章語默忙翻自己的包袱,但是卻發現包袱里除了換洗的衣物,和一些碎銀外卻沒有了別的東西。

嘆了口氣,章語默剛想要放棄的時候,手突然觸到了那個盒子,是文叔送給她的盒子,章語默難免有些好奇,可是一想,明明都已經答應了文叔,到了城里才打開的,又一轉念,這個時間本來就已經夠自己到城里了,想了想還是想要看一下,忙將盒子打開,卻是一個玉佩,章語默暗笑道:“文叔竟會騙人,那里是給她女兒的東西,這明明就是我自己的玉佩嘛!”

但是立刻便感覺到不對勁,手伸向脖子,果然繩子還在,用力一拉,一塊晶瑩剔透的玉便滑了出來,跟手中的一模一樣,章語默登時便呆住了,這玉世上不可能有仿造的,因為只有兩塊,難道。

不待繼續想下去,章語默拔腿便往回跑,跑了幾步,又猛地停下來,突然明白了為什么文叔要她到了城里才打開看,因為那個時候他已經走了,原來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是師傅把她送到了這里,是師傅讓她見到了父親。

章語默看著天空,笑道:“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苯又抡Z默朝文叔家的方向大聲喊道:“爹,我明白了,我明白了,爹,喻墨會好好的,好好地生活下去,好好地抓住自己能夠把握的幸福!

狠狠地喊了幾句之后,章語默大聲笑了笑,便背上師傅為她準備的包袱,拿著那只盒子,往城里走去,這一次再沒有了原來的疑慮,不解和不安,因為她知道了她自己的方向,她知道她的路該怎么走。

這平陽府城,她還是非常熟悉的,瞬間,就好像是從前一般,好像所有的人都在,章語默想,她終于明白了這些日子以來她收獲的到底是什么了。

也不知道到底該去哪里找回他們,章語默不自覺的又往潯陽方向行去,終究也是自己生活了十八年的家。由于現在并沒有什么事情在身,而且有希望一路上能夠打聽到他們的消息,是以章語默也并不趕,只是慢慢地行來,如此一來,卻也用了一個多月方到了安徽的一個小鎮上,信步便走到旁邊一家酒樓。

章語默走進去,隨便撿了一張桌子坐下,等小二上菜的空當打量著這個小酒樓,慢慢的卻發現這里竟然是那樣的熟悉,原來這里竟然是章語默第一次遇見吳意義的地方,也就是第一次看到莫非的地方,章語默上上下下再重新打量了一遍,果然就是這里,盡管過去了一年多,但是店里的格局卻沒有改變多少。

突然一個清脆的女聲穿過各式各樣的紛擾的雜音,清晰地傳到章語默的耳朵里“姐姐!”

章語默轉過身,門口那個一身青翠衣衫的小女孩不是方不死是誰?方不死兩只小辮子一抖一抖地,看著章語默甜甜的笑著,又轉過身看著外面道:“莫大哥,你果然沒有騙我,姐姐果然在這里!

章語默聽著方不死的話,跟著將視線往外望去,果然見到莫非從外面走進來,有些探尋又有些激動的眼神看著自己,章語默呆呆地看著他們走進來。

方不死飛快地奔到章語默的身邊道:“姐姐,你知道么?莫大哥說很快就能夠碰到你了,我還以為他是在哄我,原來是真的,你們是不是商量好的呀?怎么會在這里呢?”

章語默回過神,看著方不死,沒錯,她還是這樣活蹦亂跳的,還是這樣愛玩愛笑,她還活著。章語默伸手撫了撫她的臉,好像是在確認是不是真的存在,那一日,她那樣真實的在自己面前斷了氣,如今卻真是有一種難以置信的感覺。

莫非在章語默對面坐下來,看著她,她還好,并沒有怎么瘦,如今換上了女裝,整個人看上去也有活力多了,看樣子,她似乎并沒有怪自己當初的不辭而別。

看著她對方不死的眼神,莫非道:“是,李纖兒的毒藥是假的!

章語默回過神來看著莫非,眼中不自覺得蓄滿了淚水。莫非忙拉住她的手道:“對不起,那時不在你身邊!

章語默搖了搖頭道:“不,回來就好!

莫非點了點頭,看著章語默道:“我記得我們之間的承諾呢!只是當初!

章語默搖了搖頭,伸出手按住他的唇,道:“我知道,我都知道,一向我們都是知道對方的!

方不死看著他們,道:“什么事情?怎么我不知道?我想知道!

章語默剛想要說話,突然小二走過來,便忙道:“看,我點了八寶珍鴨,你最愛吃的,快點,不要多說話!

方不死果然所有的興趣都被那一盤美味的食物給吸引過去了,忙拿了筷子對付那只肥鴨去了。章語默看著她的樣子,突然感到一陣陣的幸福。抬起頭,莫非也是一臉寵溺的看著自己。

章語默臉上一紅,問道:“你是在哪里找到不死的?”記得師傅信中說后來都沒有找到他們,而且將他們帶走的人一點兒痕跡都沒有留下。就現在來看,這個人絕對不可能是莫非,雖然莫非盡得玄真道人真傳,但是目前卻還沒有修到這種程度。

莫非道:“你絕對猜不到是誰救了他們!

章語默微微有些狐疑看著他,終于還是忍不住問出口:“到底是誰?”

莫非微微一笑道:“是廬山茶農!

章語默恍然大悟,道:“我竟然把他給忘了,都到了人家門口了卻還不知道。只是他與我們從來都沒有什么交情,怎么會這樣將所有的人都救下了呢?而且你又是怎樣知道他們在哪里的呢?李家四兄弟和雪玉又在哪里?”

莫非道:“你先不要急,聽我慢慢跟你說,原來這李家四兄弟是廬山茶農老前輩的徒弟。只是他們一直稱他為叔叔,這我們都是聽到過的!

章語默點了點頭道:“是,果然,他們也有說過他們的叔叔就在附近,而且懲罰他們抄的書就是茶經,我們應該是能夠猜得到的,偏偏都將這些給忽略了!

莫非點了點頭道:“不錯,正是這樣,發生在他老人家門口的事情他怎么會不知道?但是他一向不愿意參與到這些江湖恩怨中去,所以也并未插手。終于還是將大家都救下了,也算是一場恩德!

章語默笑道:“果然是有緣,若不是我們認識了李家那四兄弟,今日只怕是沒有這樣的巧遇的!

莫非笑道:“這還不是最巧的,天下事當真是無巧不成書,誰人知道當今世上的兩大高手廬山茶農和玄真道人竟然是同門師兄弟呢!”

章語默睜大了眼睛,驚訝道:“什么?他們。天,竟然有這樣的巧事,怪不得你會找到不死。原來是這樣!

莫非道:“而他們的師傅就是當年名震天下的關風雨關大俠!

章語默呆呆地說不出話來,半晌才找到自己的聲音,道:“關。關風雨,你是說我們那時候見到的那個人?”

莫非點了點頭道:“我想錯不了,我跟師傅和師叔都將他的樣子描述了一番,兩人都說那一定就是師祖,而且此刻他們都已經在趕往師祖墓地的路上了!

章語默終于相信了這樣巧的事實,笑道:“這天下的四大高手,竟然和我們這些人有這樣深的淵源倒也是奇事!

莫非道:“其他三位倒還罷了,可是這天池怪翁,卻是神出鬼沒,許多年都沒有出現過了!

章語默微微一笑道:“這么多年都沒有出現,是因為她一直都在潯陽!

莫非皺了皺眉道:“哦?在潯陽?你如何知道的?”

章語默笑了笑道:“因為她就是家師!

這一次卻輪到莫非吃驚了,道:“她。她是女的?而且還是語默你的師父?”

章語默笑著點了點頭道:“是,沒錯,我也是不久前知道的,她原來就是家師,只是江湖上人聽到她的稱號,都以為是男的!

莫非笑道:“竟然是這樣,當真是天下奇聞了!

方不死道:“你們兩個都不用吃飯了么?”

兩人這才注意到桌上的菜都快被方不死吃完了,莫非笑道:“你是不知道不死最近在長個子,吃得特別的多,你點的這些東西真的只夠她一個人吃的!

章語默看著方不死笑道:“果然是長好了些,那便再叫些東西好了!

三人走出酒樓,章語默才想起來問道:“莫大哥,我們如今往哪里去?”

莫非笑道:“我們?我們湊熱鬧去!

章語默一時間不知道莫非指的是什么。便問道:“湊熱鬧?去哪里湊熱鬧?湊什么熱鬧?”

莫非笑道:“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不知道?無涯谷的神醫后人江漁廣發喜帖,說是她的兄長神醫‘醫命不醫病’江楓成親大喜,希望各路英雄豪杰都前去祝賀!

章語默一聽,驚訝道:“江大哥要成親了?怎么這樣快?可是纖兒她!ぁ闭f到這里卻是說不下去了,想到那個早上在小樹林邊,那個身著紫色衣衫的少女看著自己,笑著道:“我說你一個大男人這樣盯著一個小姑娘看不覺得不好意思么?我可不愿意陪你相看兩不厭了,我要走啦,你有什么話就快快的說罷!”

那個時候,三個人,第一次見面,卻是那樣的興趣相投,然后就一起走南闖北,好像也從來都沒有想過什么時候會分開,也從來沒有考慮過什么是你的,什么是我的,只有是大家的,誰也不分彼此。高興地不高興的事情他們都會跟自己說,可是如今。都散了,顏兒不知道在哪里,纖兒也不知道在哪里,或許現在在世上的某一個角落里傷心,不會知道自己心里對她有多抱歉。

莫非看著她的樣子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但是卻什么話也不說,只道:“好了,日子近了,我們快些走吧!不然就要錯過了這樣的喜事了!闭抡Z默走在最后,心里卻很不是滋味,因為她記得,李纖兒是喜歡江楓的,很喜歡很喜歡?墒侨缃,該怎么辦?難道她真的要走到江楓的面前對他說恭喜么?那個女子是誰?為什么江楓會喜歡她?

一路上,章語默的心情都不是很好,只是默默地跟著莫非和方不死往無涯谷去,方不死一路上自然是高興地,她這樣的年紀好像沒有什么事情是能夠阻止她讓她快樂的。聽到莫非說這次去是為了看江楓,江楓要成親了,有新娘子看,便高興的跟什么似的,只因從小到大,她從未看過娶親時候的熱鬧,只聽別人描繪過,心中便一心想去看看那究竟是怎樣的一個熱鬧場面。

莫非卻也很好心情的樣子,章語默心中的事情他完全像是沒有注意到一般,雖然,李纖兒并沒有和江楓在一起,但是卻也不代表作為江楓的朋友,自己卻不去給他祝福,更何況,對于莫非來說,根本就不清楚李纖兒對江楓的那一番心思。更不可能會因為這個而不高興。

走了十幾天,果然就到了無涯谷,正好趕上了喜事,正是春天繁花似錦的時節,走進谷內,到處都是花團錦簇,不光是生長在這里的,更有一些是江楓和江漁用藥物培養出來的,且到處都掛滿了鮮艷的紅綢布,更是讓這個山谷充滿了喜氣。來來往往的人絡繹不絕,原本應該清清靜靜的山谷此時確實熱鬧非凡。

章語默暗暗感嘆道:“沒想到江大哥竟然這樣注重和那女子的婚禮,若是纖兒知道該會是怎樣的心情!

莫非看著她的表情,笑道:“你喜歡么?我們日后也這樣你看可好?”

章語默登時便羞紅了臉,道:“你在胡言亂語什么?不死還在呢,你就說這樣的話來!闭f著扭身就要走。

莫非忙拉住她,道:“哪里哪里?你看不死早跑去看新娘子去了。好了好了,我們也快些過去瞧瞧吧!”

章語默抬頭一看,果然方不死已經沒有了影子,心中不由有些著急,點了點頭道:“好,快點!

兩人一走到喜堂,就聽到一陣歡呼聲,原來新娘子被牽出來了,章語默也不由好奇想看看這個女子到底是誰。莫非微笑著牽著她往前走,這時候,方不死眼尖,忙叫道:“姐姐姐姐,快過來,到這里來看新娘子!

章語默一轉眼便看到了方不死,那新娘也聽到了方不死的喊聲,往這邊看過來,章語默一瞬間便看到了珠簾后面的眼睛。那新娘撩開遮住眼睛的珠簾。

方不死驚喜道:“纖兒姐姐,原來新娘子是纖兒姐姐!

章語默登時淚盈于睫,可不就是纖兒么!